其他

我在崆峒真气运行养生基地的十二个月

来源:时间:2019-11-09 11:01:24点击:

我在崆峒真气运行养生基地的十二个月

稚灵

 

  一、追逐健康而不得

  年轻时觉得自己身体还可以,接近中年,忽然就变成了严重的亚健康,每天被各种不舒服包围:头痛、头晕、记忆力减退、浑身乏力…可到医院检查一切指标正常,享尽了现代医疗技术的各种检查,核磁共振也没任何问题,医生一头雾水,也极为负责,为我的情况特地组织了一场癫痫病专家会诊,专家看了我的各种检查报告很诧异,“你完全没有癫痫病症状,怎么往这方面想呢?”。其实在我的认知理念中那有什么叫作“癫痫病”的病名,若真的被当作癫痫病去治疗,“欲加之罪,何患无辞”,那我可比岳飞还冤啊。真的要感谢这位医生,对我运用了今天医院最严谨的诊治——排除法,从此,我对西医的建议更加谨慎,陪不起他,累,费钱,遭罪。

  2009年,我经常小腹痛,被医生诊断为子宫内膜异位,结论是切除子宫,并且切除后要长期服用激素药,这个我是万万不能接受的,古人讲,“身体发肤受之父母,不敢毁伤”,何况这是女性孕育生命的摇篮啊,尽管我已人到中年,可轻易地切除子宫,小则是对一位母亲的莫大人身伤害,大则是对人类伟大母爱的肆意践踏。

  恰巧这段时间,一位朋友送给我一本《失传的营养学》,我足不出户,很快通读,并决定用营养素来调理身体,走自救之路:这样坚持几年之后,肚子不再疼了。偶然的机会,还真让我看到了我的“假如”:一次去医院看望病人,正巧医院里有一位因子宫内膜异位而切除,并长期服用激素的患者,她免疫力严重下降,经常感冒、咳嗽,身体变得肥胖。凭这一次成功的大胆自救,我逢人就夸,直觉比医生建议有时更靠谱。

  肚子是不疼了,可头痛、头晕、记忆力衰退、浑身乏力依旧困扰着我,并日趋加重,尤其是记忆力下降历害,整天不是找钥匙就是找手机。不得以,2018年5月份又去就医,全身体检,吃中药一个多月,也没起多大作用,对营养素的兴趣减退了,对中药的期望也破灭了,再一次陷入了失望与恐惧……

  二、试试看,没体感

  即使上帝关上了你的门,也会给你留着一扇窗:就在我对医药失望,满脸迷茫时,一位亲戚向我介绍真气运行法,对我来说之前是一无所知,但出于对亲戚的信任,抱着试试看的态度,于2018年7月6日参加了兰州真研所崆峒基地举办的第三期调理实验班。课堂上,别的学员在兴奋地交流各种气感,分享各种收获,而我的身体无动于衷,没有丝毫感觉,我开始怀疑自己,是不是这个功法不适合我?真的有那么神奇吗?老师说我是经络不敏感型,要我“相信,听话,照做”。当我看到与我同来的妈妈和另外一位学员,通督时脸上洋溢的笑容是那么灿烂、那么纯真,快乐得象个孩子,我知道,这份童真是装不出来的,亲戚推荐给我的这条路没错,眼见为实,我最起码相信我的妈妈。


  三、坚持中该有的都来了

  就这样坚持了三期,仍然没什么气感,可不知不觉中发现自己说话比来时有力了,走路时腿脚也有劲了,同修们也说我的脸色变红润了。再后来,只要一坐下练功,就不停地打呵吹、流眼泪……练到两个月后,老师建议我学动功,说动功是静功的提升,可以使真气更加旺盛的运行,充斥到身体的每一条经络,于是我开始学习五禽导引,有一天在站猿式第二个桩时,忽然感到真气在体内强劲的跳动,之后静功中各种触动似雨后的蘑菇,陆续出来了……尽管我没有别的学员惊天动地的通督现象,可调理的现象很明显,身体改善已初见成效,这不就是我的初衷吗?

同期班上还有一位学员,推荐他来的朋友当时在班上是第三天通督的,而她练了两天还没有任何感觉,老在思考“这是为什么”。老师给她的指导是“追求心太重了”,她说,“我就是奔着通督来的”,这个问题纠结了她好长时间,最后还是通了。

  老师说的没错,通督仅仅是练功的开始,而不是练功的结果。有的学员来了,真的是为通督而通督,认为通督了,就万事大吉了,所以一味地追求通督,却不知真法是自然之道,更不懂顺其自然,结果是欲速则不达,离道甚远,不得初衷,陷于纠结。不要横向和别人比,要纵向和自己的过去比,坚持中,该来的迟早会来的,就象落地的种子,总会发芽,总有破土而出的一天。

  四、雪中登太统山

  从七月份开始练真法,五个月后,迎来了平凉的冬天,利用短暂的停班间隙,同修们邀我去爬当地有名的太统山(离我们基地很近)。经查询,太统山取名统一天下大业之意,也指山之高大。位于平凉市崆峒区西郊3.5公里处,海拔2234米,稍高于崆峒山(2123.5米),古迹丰富,宫观寺院建筑风格独特,佛道历史悠久,是道教崇奉的“青山圣地”。

  若要在以前,我比任何人都怕冷,可现在总觉得身体经常是暖暖的,凭着这五个月的“真气功力”,我大胆地和同修们出发了,踏着脚下嘎吱嘎吱的积雪,都在默默地秉持行功吸一呼三,不知谁带头呤起“北国风光,千里冰封,万里雪飘……”大家立即齐声和唱,好似个个都是伟人,雄壮的声音在空阔的山谷回荡,枝头雪花轻轻飘落……一路欢声笑语,不觉登顶,银妆素裹下的太统山,菩萨庙、龙王庙的神仙不知去了哪里,只留下我们这帮不知天高地厚的“伟人”,竞敢“欲与天公试比高”,真不晓得从那来的这冲天豪气。往返走了五个小时,没一个人喘,没一个人累,还边走边打雪仗。回到基地,大家一围而上,既有羡慕,又饱含关切,“明后天会腿疼的……”,我想也应该疼,可过了三天,它也没疼,又等了三天,它还没疼,疼痛,你终于远离我了。

  就这样,真气助我征服了2234米的平凉最高峰,等去了崆峒山,必须给李老叩三个响头,不遇真法,我怎能成此神游?

  五、坚持渐成习惯

  时间过的很快,学练真法转眼16个月了,回想当初,半信半疑,满是好奇,兜里还揣个本子,记下幼稚的问题,见谁问谁,大家叫我“一千个为什么”,断断续续,有12个月在基地度过,现在似乎不问人也能明白点什么,对真法已深信不疑,在慢慢体会老师讲的“功夫是时间的积累,功夫是练明白的”;再想想几年来苦不堪言的求医问药,今天的我精气神越来越好,一年多没有感冒,头痛也很少发生,练功成了生活,行立坐卧,无时不在感受真气运行的日新日进,我将坚定不疑地走下去,走下去……体道,悟道,功无止境,我只是一只小鸟。

  感恩李少波教授创立真气运行法,感谢李天晓老师的大爱传承,“千载之后,方知大圣之慈惠无穷”,愿更多的人能享受到真气运行法的神效,普及真法,造福人类,我也是真法大家庭中的一员。



   二〇一九年十一月四日于崆峒基地



扫码访问手机站
微信服务号 微信咨询